偷猎乱象下,谁来拯救南非鲍鱼?


时间: 2017-11-20 10:55:29 关键词:南非 鲍鱼 
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群偷猎者藏在南非海洋保护区内的岩石中,慢慢地潜入鲨鱼出没的冰冷的大西洋海水,寻找“白色黄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偷猎乱象

在亚洲人的餐桌上,鲍鱼或许是一道不太难见的食材。亚洲人对鲍鱼的喜爱又来已久,其中南非的鲍鱼肉质鲜美,口感极佳,是鲍鱼中的极品,亦是全球需求量最高的鲜鲍之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非常适合鲍鱼的生长,在从前,鲍鱼的捕捞在南非属于渔业,但近年,南非野生鲍鱼的滥捕与走私现象泛滥,使得这种南非海岸的原生物种濒临灭绝。

南非鲍鱼偷猎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是庞大而复杂的交易链和销售网。偷猎者捕捞上来的鲍鱼,经由中间商联系,转手给大客户,进而走私出口。鲍鱼走私的最大去处是香港,作为中间枢纽,再卖给其他亚洲地区,以满足亚洲疯狂的鲍鱼热潮。

南非走私鲍鱼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南非鲍鱼的巨大价值使得人们冒着违法的风险也要参与进来。在香港和中国的时尚餐厅里,南非鲍鱼被称为“白金”,在南非黑市上可以卖到4500兰特(420美元)每千克,而在亚洲的价格几乎是这个的三倍。

鲍鱼的盗猎大部分是成熟的团队组织进行,鲍鱼市场市场被当地黑帮、大财团以及跨国走私集团等控制。其中,以华裔与亚裔为主导的有组织犯罪集团,趁着南非宽松的边境限制,大举偷运与走私非法采捕的鲍鱼,由此掌握这个利润丰厚的黑市交易至今。在南非的黑市,鲍鱼需要用美金进行交易,甚至可以用毒品进行交换。走私鲍鱼不只加快了物种的灭绝,同时也在助长一个由犯罪集团控制、牟利的跨国黑市交易链。

白色坟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据估计,南非每年约有4000吨鲍鱼被捕获,远远超过了政府的法定额度。野生动物贸易监测组织估计,2012年非法收获的非法捕捞量是1700吨,超过了当地几乎需要10年时间才能达到成熟的鲍鱼数量。自2001年以来,大约有近40,000吨7500万只鲍鱼从南非海域打捞上来,其数量大约是法定配额的10倍。

为了减轻重量,同时增加捕获数量,盗猎者在海底发现鲍鱼后,用螺丝刀将其翘起,将有昂贵的鲍鱼肉装入袋子,然后把空壳扔进海里,这些壳最终被冲到海滩上。在开普敦绵延100公里的海岸线,海水里到处都是被丢弃的鲍鱼壳,在阳光照射下,泛着白色的粼粼的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导致鲍鱼数量减少的另一个原因是西海岸大龙虾的大量内迁。这种龙虾以海胆为食,而海胆则是小鲍鱼最好的掩护。由于海胆数量不断减少,导致鲍鱼的死亡率大大增加。当然,鲍鱼最大的天敌还是疯狂的人类捕捞者。毕竟,人的效率比龙虾要高得多。

野生鲍鱼的生长周期长,小鲍鱼在大约需要13年才能产生下一代。为了利益,大量鲍鱼未届成年便被滥捕,直接影响其繁衍,而海藻亦因此失去鲍鱼的捕食而数量激增。这令鲨鱼的“主食”海豹更易在海藻之间藏身、避开鲨鱼的猎食,长远令鲨鱼数量减少,对整个海洋生物链起上难以预料的影响。

“我们已经到达了商业崩溃的边缘,如果我们继续走这条路,鲍鱼可能很快就会在野外灭绝。”Bernard Liedemann说,他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参与打击偷猎的高级渔业官员。

猫鼠游戏

面对鲍鱼数量的锐减,南非政府不得不对鲍鱼捕捞进行限制。从上世纪末开始,政府限制了每年可捕捞的鲍鱼吨数,然而,持续的非法捕捞导致南非鲍鱼合法捕捞限额从2002年-2003年的430吨减至2006年-2007年的125吨。为了挽救濒临崩溃的南非鲍鱼行业,2007年10月26日,南非政府下令禁止水域中的鲍鱼捕捞,这一政令从2008年2月份正式实行。在禁止非法捕捞鲍鱼的同时,政府同时批准通过合法捕捞的方式,发放合法捕捞鲍鱼的执照,同时对鲍鱼捕捞的的进行分配。

然而,一味地限制捕捞而不采取其他相应的措施,对鲍鱼的偷猎并没有什么效果。南非农林渔业部(DAFF)在2016发布的数据亦估计,在南非海岸非法采捕的野生鲍鱼数量已由2008年的每年4百万增至7百万只。换言之,政府的配额制度成效不彰,根本无力打击滥捕现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4年3月13日,在开普敦,一袋被怀疑是偷猎的干鲍鱼被没收。路透/迈克钦斯

即使在合法的政府捕捞范围内,额度的分配问题也使得各集团冲突不断。当地鲍鱼协会的小型运营商的主要抱怨是,配额分配有利于大的渔业公司,而挤占了小型运营商的生存空间。

南非鲍鱼面对的生态危机,始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南非政府首次引入配额制度与刑事罚则,以确保野生鲍鱼数量维持稳定。但种族隔离政策导致白人控制绝大部份商业渔权,传统的黑人渔民社群被排拒于外,促使部分渔民以身试法,加入非法采捕行列。很多渔民是因为缺乏就业机会而被迫铤而走险,为黑帮偷猎鲍鱼谋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4年3月13日,在开普敦,一名保护官员从疑似偷猎者手中没收了鲍鱼。路透/迈克钦斯

暴利的驱动使得越来越多的南非居民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参与到鲍鱼偷猎和走私当中来,在开普敦的沿岸小镇,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参与进来,包括鲍鱼的运输,下海捕捞,为中间商跑腿等。有的渔民的孩子甚至辍学从事鲍鱼偷猎及非法走私活动,即使位于这条血淋淋的产业链的最底层,很多人贩卖一次鲍鱼所挣的钱,就比当地缉私警察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为了打击违法活动,政府设立了缉私警察,一些环境保护人士也自发组织起来,监督当地的非法捕捞活动。警察会通过卧底的线报,对走私情况的把握,出动警力缉拿走私人员。大量的鲍鱼被上缴并拍卖。政府有时会出动国际刑警,对跨国走私集团进行打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开普敦,保护官员将一袋疑似偷猎的鲍鱼没收3月13日,2014年。路透/迈克钦斯

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功,缴获的鲍鱼量占比是微不足道的。很大一部分偷猎的鲍鱼没有被发现。如果没有发现货物,警察就不能对走私定罪,但是幕后大boss从来不会露面,他们甚至会雇佣十一二岁的孩子替他们跑腿,因为即使孩子被抓住,警察也对他们无能为力。潜水员的待遇非常低,他们只能拿到很少的钱,却要面临牢狱之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走私带来的金钱的诱惑也使得黑帮的势力渗透到政府内部,一些当地的警察被犯罪集团收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黑帮也会对海关和一些高级官员行贿,使得他们的鲍鱼能顺利出口。就连政府本身,也会通过拍卖鲍鱼获利。拍卖又进一步加剧了犯罪团伙对鲍鱼市场的控制。由于经费缺失,偷盗团队的船只设备比警方还要高级。在政府能力的限制下,仅通过法律手段遏制鲍鱼走私,几乎是不可能的。

路在何方

南非新兴的养殖鲍鱼产业,仿佛能成为下一代的出路。鲍鱼出口的可观市场份额与“永续鲍鱼”的愿景,催生了养殖鲍产业的迅速崛起。国家环境部希望养殖鲍鱼业的兴起,能抵消野生鲍鱼量减少带来的损失。2016年南非养殖鲍鱼超过900吨,2017年预计会突破千吨大关。而在10年前,鲍鱼养殖业的产量只有区区10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然而,按目前养殖产业的规模及其高昂的前期投资成本,养殖鲍鱼的价格与产量尚难跟野生鲍鱼竞争,遑论取代。由于养殖技术的限制,养殖鲍鱼始终没法达到野生鲍鱼的口感和肉质,高端鲍鱼的出口只能完全依靠野生鲍鱼,才能满足亚洲人挑剔的味蕾。至于把养殖鲍鱼放到海里协助物种重新繁衍的建议,由于两个生境的转换实在包含太多可变因数,需要更多研究观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丽的野生孔雀鲍,能等到那一天吗?
网站声明: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问题,请联系中国水产网。
感谢你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
提醒:打赏金额将直接进入对方账号,无法退款,请您谨慎操作。
天猫

水产专题

    草鱼
    鲍鱼
    罗非鱼
    大闸蟹
腾讯云为数百万企业和开发者提供安全、稳定的云服务器、云数据库、CDN等云服务

主办: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
协办: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水产业商会 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水产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常务理事单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单位 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单位 2011中国电子商务百强 中国电子商务应用人才指定专业资质培训机构
邮箱:kefu@zgsc123.com 市场及广告合作: 13671141874
qq图片 客服Q
中国水产网官方QQ群 官方群